番外三 终(1/2)

某日北冥王府来了位艳丽逼人的女子,丹眉凤目,身形高挑,气质颇为冷酷,开口要找楚曜之。

恰巧楚曜之不在,女子闯入府中,摊开一纸婚书,干脆在王府里住下,王爷王妃面面相觑,赶也不行,不赶也不行。

从她自己的话中知道,她来自玄界,乃是玄界最高统治者玄天宫玄帝幺女玄真,真真的玄界小公主,身份尊贵不逊颜宝。

颜宝瞅着上面熟悉的楚曜之三个字,丢下婚书,转身出了王府。

有女子持婚书闯王府的事不知怎的被人传开,一时间本就处于风口浪尖的北冥世子夫妇又一次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颜宝知道楚曜之去了无尽荒原接楚楚回来,可家里发生这事,让她每天对着那玄真,着实有些不爽,索性一早就出门散散心。

岂料刚出了王府不久,便遇上一脸慌急而来的沐筠,他一把拽住她的衣袖,连声道:“颜宝,你不是会解毒吗,快点,赵元奚在岭冬城被人暗杀中了剧毒快死了,你快去救救他!”

颜宝一惊:“你先等等,我先交代一声便跟你走。”岭冬城在安南府临近的东余府,从这里过去骑马也要好几日的路程,便是紫喵带她先行的话,只怕没有三日时间也到不了,沐筠如此急切,怕是情况不太妙。

沐筠忙道:“不用了,时间不等人,咱们先走,我这就差人到王府说一声。”

颜宝点头,曲起指头吹了一响哨,不多时,便有一道响哨飞纵而来,疾若流星,到得眼前,他才发现那是颜宝常抱在怀里的那只小猫宠。

“把他在岭冬的地址给我,骑马太慢了,我骑白虎先行。”

沐筠一怔,旋即意识到当初他们回京时引得满京轰动的两只巨型白虎正是颜宝和她母亲的坐骑。

他眸中一闪:“你骑白虎的话得多久?”

“我估摸着也得三天时间才能抵达岭东。”颜宝略一思索道,“也不知来不来得及。”

“来得及,你也别着急,我先前已经派了御医过去,应该能暂时保住他的性命。”沐筠赶紧道,说罢将赵元奚的地址给了她。

颜宝从沐筠手中夺过缰绳,翻身上马:“时间不等人哈,劳殿下自己走回去了。”说罢摸了摸烈麟血红的鬃毛,低低说了句什么,就见那只被他花了数月时间才驯服脾气巨暴一向不喜他人靠近的血色宝马瞅也不瞅他这个正牌主人一眼,一扬蹄便绝尘而去!

沐筠就这么傻愣愣地看着一人一马的背影消失,才猛然回过神来,气得差点跳脚:“卧槽!烈麟你这重色轻主没义气的家伙,竟然敢将本殿下丢下,回来看本殿怎么收拾你!”

不过他百思不得其解,刚刚烈麟看起来可温顺得不行,以往便是自己要骑,它还不时得耍耍小性子,什么时候这么乖顺过!

就在颜宝离开不久,一人从王府方向行来,冲着沐筠躬身行礼:“殿下,都办妥当了,绝对没人发现世子妃的踪迹。”

“那就好。”沐筠正要离开,脚步忽然顿了顿,转而吩咐那人道,“立刻传讯,将赵元奚转移到闲心谷。”那处山谷比较隐蔽,颜宝要找着人可得先费上一番功夫。

“是,殿下。”

“楚曜之还有多久能入京?”

那人沉吟片刻,才道:“据传来的消息看,五日后便能抵京。”

“很好!”沐筠勾唇一笑,姝色倾城,却夹杂着几分得意的算计,他背着双手悠悠离开,殊不知他离开后,不远处的树上跳下一人,望着刚才那一幕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有趣,楚曜之啊楚曜之,你这媳妇儿也不怎么样嘛,傻乎乎的还烂好心,只怕被人卖了还要帮人数银子呐。”玄真划拉着下巴暗道。

一头白色巨虎在林间风驰电掣,一紫衣少女骑坐其上,寒风掠动,长发飞舞,忽然,她轻拍巨虎的后背,浅声道:“紫喵,先停下。”

此时已经出了京城外,颜宝忽然想到一件事,虽然她晓得赵元奚与沐筠的关系貌似不错,可也不至于让沐筠如此急躁,这事怎么看都透着几分诡异。

不过转念一想,以她的本事这世上能伤害到她的可不出一巴掌,但赵元奚若真的出事,她不救也于心不安,在她心里,也是将他当成了朋友的。

“罢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倒是要看看沐筠想耍什么花招!”

只是颜宝没想到她在岭冬城找到赵元奚的时候,已经是七天后了,这还是靠的紫喵帮忙。

闲心谷中,赵元奚看到颜宝,顿时惊喜不已。

“颜…世子妃,你怎么会到这来?”

“叫我颜宝好了。”颜宝仔细看了一下他的脸色,虽有些苍白,看起来却没有性命之忧,不由问道,“你不是被人暗杀身中剧毒快死了?”

“嗯?”赵元奚一脸莫名,“谁说的?”

“沐筠。”

赵元奚一噎,他知道沐筠那小肚鸡肠的家伙这几年对颜宝拒绝他求亲的事还耿耿于怀,想必是又想出什么法子折腾人来了。

联想到不久前照顾他的那些人将他转移到此,心里明镜似的,不过见颜宝风尘仆仆的模样,他于心不忍,“我并未中毒,只不过云莱阁初入岭冬城,遭到一些同行的妒嫉发生了争执,我不慎被伤着,并无大碍。”

颜宝一张脸瞬时沉下,咬牙道:“我这是中了他的调虎离山之计了。”不知他支开自己又想做些什么,联想到京中王府里的玄真,她的额头突突地跳着,总有些不好的预感。

想到这,她匆匆丢下一瓶紫姨特制的伤药,顾不得山谷中众人的惊叹声骑上化为巨虎的紫喵飞驰回京。

原本需要三日的路程她愣是不到两日就回来了。

只是乍一进王府,便见到迎面惊喜奔来的楚雨,“世子妃,您可回来了!这一阵您去哪了,您再不回来世子爷就真要出事了!”

“什么?”颜宝一惊,“曜之回来了?他在哪?”

“紫竹居……”没等楚雨把话说完,眼前的人早已一阵风似的跑了,再一瞧,哪里还看得到她的身影。

刚到紫竹居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一声清脆的瓷瓶碎响。

“楚曜之,瞧你就这点出息,不过是一个女人,看你都变成什么样了!”玄真双手抱胸倚在紧闭的房门外,艳丽的脸上满是讥讽。

回答她的是一声脆响,旋即传来楚曜之沙哑而愤怒的声音:“滚!”

“别介呀,你不是很能打嘛,咱们再出来比试比试,就当给你泄泄愤呗,你媳妇儿已经被我气跑了,你又能拿我怎么着!”玄真说这话时,表情明显兴奋起来,一副跃跃欲试之态,看得颜宝一阵无语,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女人分明是个战斗狂人,这话分明是在激怒楚曜之呢。

“你说你媳妇也是,有张好看的脸蛋顶什么事,怎么就那么蠢呢,还是……”

“够了,玄真你给我闭嘴!”门砰的一下打开,楚曜之双目通红浑身逊塌地站在门口,怒视玄真,“你他妈再敢骂宝儿一声试试!”

玄真冷冷睨他一眼:“怎么,我说错了吗,要想我闭嘴也行,等你的实力能让我服气再说,别以为才打败我一次就能次次都赢我,别忘了当初在玄界我可将你打趴不下千次!”

楚曜之微微眯眼,满身酒气双目通红的他却还保留着些许理智,“激将法?”

“是又如何,我可没说错。”玄真昂起头,挑衅道,“怎么,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哼,这等懦弱无用的人,难怪你的女人会跑!”

“玄真!”楚曜之咬牙,“别以为我不敢揍你!”

“来呀,你能打赢我我就告诉你你媳妇儿在哪!”见自己的激将法得用,玄真嘴角隐约露出一抹得意。

楚曜之霍然变色:“你知道她在哪?”

“是又如何,怎么样,打不打?”

“打!”

此章加到书签